会员登录 登录密码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婚恋导读 > 婚恋宝典 > 暖冬

暖冬

来源:挽月 发布时间:2015-09-05 10:03

稀稀落落的街头,流窜着稀稀落落的人群,繁忙的脚步让街道变得越发凌乱,适才想,街道也有烦的时候吧,是否也会抱怨生活的不公呢,走南闯北的人们每天都在为些许的琐事争吵不休,大意也不知是为了什么,也许逞能,也许发泄。。。
     几个漂亮的女孩嘻嘻哈哈的牵手走过街头,或许曾猜想,那个穿红色衣服的小姑娘应该有一个爱她的男朋友 ,从她粉红的脸颊上可以看到些许的嫌疑。那个穿黄色衣服的女孩应该是名幼儿教师,从她圆嘟嘟的脸蛋上可以发觉她的亲和力十足。那个穿蓝色衣服的女孩一边走路一边看书,兴许能写几个字,总以文学家自居。那个穿紫色衣服的女孩走路总是挺的笔直,稍不注意,总会将她当成便衣警察。还有那个。。那个。。每个人总是在做不一样的事,体会不一样的情感。。
    
     我一个路人,站在街头瞅着眼前的这一切,假装智者一样的向路人解说他们想知道的一切,可是总是事与愿违。。真是操心到了头了,街角处猪肉铺老夫妻又因琐事争吵起来,要说起事情的起因,可是实在是件了不得的事情了,话说那天小黑子家的媳妇穿了件洗了发白的红色夹袄来到街角猪肉铺称猪肉,猪肉王二话没说拎起大刀劈了两两肉给小黑子家的媳妇,小媳妇接过肉,从怀里掏毛票出来,递给猪肉王,猪肉王接过了,说:“咋全是毛票呢?”小黑子家的媳妇说:“俺男人昨晚输了,俺这兜里的钱还是俺娘家陪嫁来的呢!不想俺陪嫁的私房钱也被那死鬼给掏走了,只剩下这些毛票堆砌在箱底,这不狗娃这几天嚷着要吃肉,俺没辙,只好把压箱底的子儿都给拿出来了。”猪肉王看着手心里堆砌的毛票,摇了摇被肥肉素裹的脑袋,说:“没下次了,现在这社会可没有用毛票结账的了,这次看在左右邻居的份上就算了,再有下次我是万不会收的。”小黑子家的媳妇听了这话,讪讪的点头哈腰的走了。将近夜半时分,猪肉王的媳妇儿翠兰从城里的美容SPA回来,猪肉王看着容光焕发的老婆子,憨憨的笑了,说:“老婆子真是越来越有韵味了。”翠兰听了这话心里喜滋滋的,于是捧着肥头大耳的猪肉王猛亲了一大口,红红的唇膏在猪肉王的脸上加了好些点缀,远看像极了猪八戒娶媳妇时的模样。翠兰坐在新买的紫金躺椅上听着猪肉王说着今天市场上的销售业绩,其中说到小黑子媳妇家的这一段时,她暴跳如雷的把猪肉王骂了个狗血喷头,左邻右舍听到声响赶忙跑来观战,猪肉王是一脸的委屈看着自己的老婆子,只见老婆子怒瞪猪肉王,嘴巴不停的数落着猪肉王的不是:“老家伙,你怎就不长点记性呢?如果没有香芹她爹,你能过上现在这日子么?要是没有人香芹老爹,你早就变成黄泥巴了。你这个没良心的死鬼,香芹爹在世时托你照顾香芹的话,你当屁来听的啊!我告诉你啊,打香芹爹去世我就打算把她当亲闺女来对待,你倒好,趁我不在就干出这等事儿。”
     在她气势汹汹的当下,大家伙儿都在猜测这猪肉王肯定是不敢回嘴了,没想到却听到一声颇为震骇的大喊“谁叫她不听我的话硬是要嫁给小黑子那个王八蛋,早些年的时候就是头猪,这时倒是变本加厉了,变成一头狼了,这就是不听劝的下场,她自己犯的错误就得自己解决,我们总不能照顾着她一辈子吧!万一我们有个好歹,她又该怎么办?既然她自己要跟他在一起,那么她就得从现在开始习惯自己背后没靠山的感觉!”翠兰听了这话静默了,旁观的人静默了。许久只听见她说:“晚了,大家伙儿都散了吧!”随着人群的散去,王后熄了灯,拉着自家老头上了炕,和上被子睡了。
     初冬的早晨有点冷,小黑子的媳妇香芹很早就出门了,为什么起的这么早,是因为她的男人小黑子昨夜彻夜未归,她沿着河柳村的村舍挨家挨户找自己的男人,见着的人都说没见着,连其中和小黑子厮混最好的刘寡妇也说她男人昨晚在她家输光了钱就回家了,这会儿应该早到家了。香芹裹了裹自己老爹在世时给她置办的红夹袄,至今已经掉了好些颜色,越加发白了。香芹沿着河柳村走回了自己的村庄柳河村,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看见一大群人围在自己家门前。王喜婆隔着厚实的人群发现了香芹,大老远就开始喊:“黑子媳妇,你家小黑子没气了,今早被我家死鬼在河边发现的,给你驮了回来,你看什么时候可以葬下,我家老头子还有村里的壮丁都乐意帮你一把!”香芹拨开厚实的人群,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面皮发白的小黑子,说了句:“麻烦你们了,谢谢!”说完就回屋里了。屋外的人呆愣了片刻后,在王喜婆的张罗下三下五除二的把小黑子放在事先准备好的草席上一卷,用尼龙绳一套,几个壮丁抬起就往埋小黑子爹娘的地方走去!王喜婆留了下来隔着门对屋里的香芹喊道:“芹丫头,你当初是被小黑子给骗了,我早就跟你说过这狗崽子不是好东西,这不这下对应老太婆的话了吧!这便是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下总归是到了。芹丫头想开点啊!带着狗娃再重新找个好人家吧!”屋里久久没有反应,王喜婆挪了挪僵硬的躯体,重重的叹了口气:“哎!天杀的好呀!只是苦了这丫头了!”
     初冬的晌午出现了零星的阳光,点点的照射在柳河村的大杨柳树上,映射出这个季节的喜庆!香芹牵着3岁大的狗娃来到埋葬小黑子一家的土丘上点了只香,对着二老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说:老黑叔,俺爹欠您的,俺已经尽数还给你了,你老人家放心俺会把狗娃带大,教他做个响当当的男子汉。俺要离开这里了,俺要回河水镇了,想狗娃了可以去那儿看他,他不会忘本的!”等香芹回自己家时,猪肉王和翠兰婶已经在房门前挪动了若干个圆圈了,翠兰婶看到香芹回来了,两眼泪汪汪的看着香芹,久久不语,只是抽泣。猪肉王对着香芹笑了。身边的狗娃看到翠兰婶喜滋滋的跑着上前:“奶奶来了,有肉肉吃了。”香芹看了看依靠在翠兰婶身上的狗娃,又看了看猪肉王,久久不语,紧咬嘴唇,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掉落在地。猪肉王看着香芹,顿时疾步上前将香芹楼入怀中,大声的嚎啕大哭起来:“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固执,天大的事情还有你王叔,你硬是自己扛,你以为你是铁打的啊?不就是情债么?需要你这样对待自己么?还有你王叔可以给你还,你这傻丫头,怎么就不向你王叔说呢?非得这样折腾自己!”翠兰婶看了自家老头如此失态,于是连忙插上话:“老家伙说正事,别扯些有的没的。”
     初冬的傍晚在河水镇得上空中呈现出了它最美得那一面,我一个旁观者,坐在河水镇的街头讲述着这所有的一切。在这个傍晚,香芹还清了父辈欠下的情债,并在猪肉王的强烈要求下认猪肉王作了爹,翠兰婶没有生养能力,早就想认了香芹,可小丫头对她说必须得自己还清所有情债才可以接受翠兰婶为娘,猪肉王后扭不过小丫头的请求,硬是眼睁睁的看着小丫头进了老黑家的门,这事儿猪肉王并不知晓,到最后事情没办法隐瞒了,翠兰婶才告诉了自家老头所有的真相!
     记忆随着翠兰婶的眼眸拉开,原来在香芹快要出世的时候,她娘跟她爹闹了情绪,离开家来到柳河村河畔散心,一不小心滑到了河里,腊里寒冬的天,冷的香芹娘直打寒战,她拼了命的大喊救命,赶巧儿被正在河边做事的老黑给救了,老黑不仅救了人,还请来了大夫给香芹她娘检查,幸亏请的及时,当晚香芹就出世了,后来香芹长大后,她爹娘告诉她一定要记得老黑叔家的恩情。后来因为一场疾病的蔓延,香芹爹娘去世了。而老黑叔也因为疾病逝去,只剩下老黑婶和小黑子相依为命,小黑子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为了能让老黑婶过得舒心,香芹才嫁了小黑子。老黑婶本以为自己儿子娶了媳妇后会收敛,没想到他却变本加厉,看着儿子的不争气,老黑婶过得生不如死,最后哭瞎了双眼,不久也逝去了。本以为香芹还完了父辈的恩情,却不想她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初冬的季节偶尔会飘两片雪花在河水镇的上空,穿着紫色羽绒服的香芹拉着狗娃在镇上的游乐场玩耍,偶尔还能听见狗娃脆脆的笑声……这个冬季很温暖!
    上一篇:没有了
    注册真实资料 深入人工审核 成为网站会员 分配专业顾问 人工甄选配对 一对一婚恋约见 全程跟踪服务 会员喜结良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