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登录密码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婚恋导读 > 两性情感 > 宝贝,我爱你之 情殇

宝贝,我爱你之 情殇

来源:挽月 发布时间:2015-08-27 14:43


    看着布尔棋走掉的凌子栋还是担心好友刚回国,找不到具体方向,便决定驾车赶往布尔筝的住所,去看个究竟。当他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布尔棋的身影就那样落魄侵入了凌子栋的眼海里!拔都拔不出来的落寞感把眼前的男人从之前的耀眼无比变成现在的迷茫不前!急躁的凌子栋见到这样的布尔棋,这一次却没有发扬他那聒噪的精神,而是静静的打开车门,等好友上车后,便驱车而去!
    
    
    


    一路上静静的,静的连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车内的两人没有任何的语言沟通,凌子栋眯着他那三月天的桃花眼想从车前镜中观察出一二的风花痕迹,愣是让他看到了此生难得一见的布尔棋两眼通红,肩膀一耸一耸的没出息的模样!跌破眼镜的他更是闭紧嘴巴,生怕露出了一丁点儿声音!车子匀速前进,不一会儿就到了布尔棋的住所,刚准备叫他下车之际,哪知这个高傲的男人早就拉开车门,消失在凌子栋的眼前。
    看着好友落寞的样子,凌子栋想了想,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熟练的拨打了一组号码,不一会儿,电话便接通了。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从对面话筒传来:“你好!我是苏喻,您是哪位?”打电话的凌子栋瞬间感觉到从头到脚的冰凉侵袭而来,张了张嘴,平时最能扯的嘴巴在此时,却什么都说不出来。随着对面话筒的声音继续传来,似乎打断了凌子栋的深思,晃了晃神后说道:“额……苏喻,我是凌子栋。”当苏喻听到凌子栋的声音从对面传来时,小心眼里不由得吃了一惊,深吸了口气问道:“喔!有事么?凌总。”而当凌子栋听到苏喻冷漠又淡然的语气时,大手不禁使劲捏了下大腿,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又会像疯子似得爆发。“嗯!是齐宇,他很不好,你,来看看他吧!”“他?他怎么了?我?我可以去看他么?”“我明天要出差,身边也没有适合的人选,你来照顾一下,我会比较放心!”“喔!那好吧!”随着凌子栋急匆匆挂掉电话后,苏喻愣是直溜溜的盯着电话看了半宿!
    苏宅坐落在上海最馨香的一禺,周遭的风景犹如鬼斧神工一般!苏喻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玻璃房搭建的观景台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异常闪耀,朱玉交错的窗帘带着光的影子映射在苏喻的手机吊链上,一行清晰的文字在朱玉的映射下显现出来:只要你幸福,怎么样都可以!--凌子栋留!三月里的天,风儿也变得异常兴奋,它的舞步带领着观景台上的朱玉风铃在阳光满溢中响遏行云!苏喻的眼光从迷茫中醒觉过来,视线随着朱玉风铃飞向远方……
    “大家好!我是齐宇,来自遥远的布谷村落,今年18岁,请多多关照!”一阵如玉般朴实不凡的自我介绍,让情窦初开的苏喻瞬间记住了这个刚转学来的少年!同桌的凌子栋调皮的扯了下苏喻的袖子,道:“喂!别犯花痴了,部落里来的,是野人,知道不?”话音刚落便受到了来自个方位的女生的白眼。更有挑事者说道:“哇!好帅!不是说转学过来的是个女孩儿么?怎么是个男孩儿,而且还这么帅!看来苏喻大美女要心动了!”声音不大不小,充斥着教室的每个角落。只见站在讲台前的大男孩涨红了脸蛋,手脚都显得局促起来。
    “哎!没办法,长得帅到哪里都要被关注!小子,你这桃花运还真不是盖的!”站在齐宇身边的美女班主任忍不住悄悄调侃道!看到脸蛋泛青的齐大公子似乎马上要变脸的节奏,赶忙说道:“新同学的到来,大家要互相帮助,齐宇同学,你挑个位置坐吧!”听了老师的话,单座少女的心澎湃起来,都希望这位从天而降的大帅哥可以坐在自己的身边!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有同桌的苏喻。为自己容貌伤神的齐宇似乎没有看见这些少女的神情,挑选了最后一排靠窗的独座。花季雨季里什么戏剧性的场景多?无非就是蠢蠢欲动,在众少女准备移驾的当口,美女班主任眼神中多了一些让人费解的神情,嘴角微微一咧……“刚刚新同学在自我介绍时,有同学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这说明班长的职责没有尽到位!所以苏喻,你被罚坐到最后一排,与新同学同桌!以帮助新同学为目的将功抵过!”一场风云暗涌的座位纠纷在美女班主任的话音收尾处消失的无影无踪!唯一为之愤怒的凌子栋恨不得撕了自己的嘴!
    下课铃声的响起,随着冒失的凌子栋被美女班主任请到办公室后。苏喻也和齐宇做了最简单的交流,“你好,我是苏喻,很高兴认识你,并能与你成为同桌,以后有不懂的事情可以向我询问!”少女的主动让少年变得有些局促:“谢谢!”从没受过冷遇的苏喻瞬间感到了强烈的挫败感!“额……不用谢,同学之间应该的,希望我们也可以成为好朋友”少年听了少女的话后,似乎发觉到了什么,眉角微微一皱,露出自以为很严谨的笑容,对着少女说:“好!”摸了摸发梢的苏喻见到少年笑了,更显得不知所措,恰好上课铃声的适时响起给你少女一个自我梳理的机会。
    那天,少女身着粉桃色的连衣裙,朱玉镶嵌的衣领处绣着两只展翅欲飞的粉蝶,未施脂粉的脸蛋红扑扑的,可爱极了!少女瞧瞧用眼角扫射了下身旁的少年,少年浓密的发均匀立在少年的头上,少年的脸庞在窗外阳光的笼罩下显得格外好看,不禁看痴了的少女久久都没回神过来!感受到强烈电光的齐宇真心觉得心累,心想着:哎!筝儿,好烦躁!要是你在,你会帮我把她们都解决掉对不?少年微翘起嘴唇,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脖子上的吊坠。这样的举动或许在齐宇看来很自然,殊不知这个举动令同班女生,乃至苏喻都为之一震。久久之后,好事者提到这一幕,都说是齐宇编制了一个巨大的甜蜜湖泊,让苏喻陷入湖泊而不能自拔!
    天空中的星总是那样,年年岁岁从不更换位置,布尔蓝贵族学院的位置也一样,年年岁岁的更新,老师换了一批又一批,然而当初的美女班主任还在,齐宇,凌子栋,苏喻也在,唯一发生改变的就是视苏喻为仙女的凌子栋把齐宇当成了铁一般的哥们!这件事苏喻想破了脑袋也没想清楚,原来自3年前齐宇转学来时,凌子栋就对齐宇下了战帖,战帖里宣称:野人,我告诉你,苏喻是我先看上的,你要是也看上了,就必须接受我的挑战,只有赢过我,我才放心让她跟随你!”战帖是由齐宇的同寝胖子带回宿舍的,拿到战帖的齐宇看都没看就往桌上一丢,视线低落处看到了贼眉鼠眼的胖子后说了一个字:念。胖子兴奋的收到指令后,立马展开宣纸,只见上面的墨迹还未干透,胖乎乎的脸蛋随着语音的着起之处吞吞吐吐起来,嗯了半天,一个字都没敢吐出来。抓了抓脑袋,最后死心的把宣纸往地上一扔,粗声粗气的说:少爷,我去弄死这孙子!居然敢冒犯您!看了眼激动的胖子后,捡起地上的宣纸,还未完全打开,就被眼角的余光瞬间扑捉到让眼前光屁股一起长大的发小如此激动的文字!“哎……我当是什么呢!就这小子,也能让你生这么的气?你至于么?”齐宇笑眯眯的对着发小说着戏谑的话,同时身上也散发出浓浓的暴力因子。殊不知这样的齐宇,凌子栋见了会有什么反应!
    然而事实证明,凌子栋被揍的很惨,惨到眼睛被揍成一条线,肿的跟包子一样,只有还未丧失的听力告诉他他输的很惨,但是他的嘴巴确实咧开的,而且笑得很灿烂。因为齐宇跟他说了一句让他欣喜若狂的话:看好你的女人,别整天对本少爷犯花痴,本少爷已有主!被揍成花的凌子栋激动的拽住齐宇的腿说道:那你不喜欢苏喻,你接什么战帖?而且打我这么惨?让我怎么回家啊?只见黑幕下,那个帅拽的少年甩了甩一头的汗水对着花一样的凌子栋说:因为你欠扁,而且是非常欠扁,所以给你扁个够,让你这辈子都不想被本少爷揍!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手痒,正好缺个陪练的!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我没理由不接受啊!说完便扛起凌子栋回了宿舍大楼!宿舍里,胖子见到凌子栋的第一眼,马上转身打了电话往凌宅大院,焦急不安的凌父接到电话后,不停的点头哈腰,坐在沙发上的凌母拎着心在听,怎奈什么都听不到,就在马上要扯嗓子嘶喊时,凌父挂了电话,走近凌母,悄然对她说到:挨揍了,现在和少爷在一起!表少爷说少爷不予计较,放心吧!凌母听了凌父的话后,拎着的一颗心也回归到了原位!随着街灯的熄灭,凌宅也在寂静声中沉睡过去!
    午后的阳光依旧灿烂,布尔蓝校园里充斥着节日派对的喜悦!那一天是布尔蓝校园建园6周年的日子!一身中国蓝的齐宇手持高脚杯,晃荡着杯中的香槟酒,久久不语。看着好友沉思的模样,不忍打扰的凌子栋扯着苏喻的衣摆问到:“喻,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你是准备留校还是回上海?”只见那个长大的少女理了理被扯乱的衣摆,伸手在齐宇面前来回摆动了一下,齐宇被突然袭来的掌风吓了一跳,伸手准备防备的阶段,凌子栋立马拽住了齐宇的手臂,笑哈哈的说:“喻,跟你说话呢!你是留校还是回上海?”齐宇默然的看了看好友的举动,也说道:“苏喻,凌子栋问你话呢!”注视齐宇良久的苏喻被齐宇的话惊的心都碎了七八块!“额……还有一年呢,没想过!”“喻,你还没想好啊?那,那我也没想好!”备受女神忽略的凌子栋瞪了好友一眼,安慰着苏喻道! 少女理了理额前的刘海,掩盖住了泪眼朦胧的双眼,樱桃似的小口抿的紧紧的。深感歉意的齐宇对着好友的方向双手合一,拜了一下说道:“那看来你们有伴了,这样我也放心了!”同样的一句话,在两位好友身上折射出了不同的心情,苏喻克制不住的浑身颤抖起来,肩膀一耸一耸的,似乎身子都要抖碎了!看着心爱的人伤心的样子,凌子栋艰难的抖了抖碎掉的心,锤了好友一拳,说道:“能不走么?一起陪我们度过最后一年~!”然后那少年在那午后的阳光下晃动着杯中的酒说道:“还有人在等我,已经让她等太久了,我得回去找她!”“找谁?还有谁像我一样这么辛苦的等你么?你把我当成什么了?”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悲伤的苏喻抬起她那满是泪痕的脸庞语言犀利的对着齐宇胡乱一吼!处于震惊状态的凌子栋久久没有回过神来。不忍好友受伤害的齐宇对着处于歇斯底里状态的苏喻很淡然的说道:“对不起!对我来说,你和子栋一样,只是好朋友,仅此而已!如果什么地方让你误会了,我很抱歉!至于什么人在等我,你没必要知道。”说完便拍了凌子栋一下,转身从容的离去!如果说21岁的凌子栋在伤悲之前从未真正意义上理解过悲伤的定义,那么,在他看到苏喻眼里的泪珠像跌落人间的瀑布一样,在苏喻的脸上止不住的倾泻而出时,他便瞬间理解到了什么叫撕心裂肺的伤。派对过后的布尔蓝高校似乎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学员的离校使周围空气中迷茫着一味叫做离别的东西!
    久久沉迷在回忆中的苏喻被客厅急促的电话声惊醒,客厅里传来保姆的焦急的喊声,苏喻从藤椅上滑了下来,赤脚走在铺满朱玉的走道上,赶往客厅接不知是哪个冒失鬼打来的电话!她的背后仅仅留下那串朱玉风铃持续不断的旋转!仔细走上前,你会发现,每个朱玉上都刻有几世都说不尽的情话,落款则全是凌子栋!
    
    
    上一篇:情话如诗
    下一篇:我想结婚了
    注册真实资料 深入人工审核 成为网站会员 分配专业顾问 人工甄选配对 一对一婚恋约见 全程跟踪服务 会员喜结良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