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登录密码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婚恋导读 > 情感天地 > 宝贝我爱你

宝贝我爱你

来源:挽月 发布时间:2015-08-26 09:16

如果可以,布尔筝希望永远赖在布尔棋身边,但是现实并不允许。布尔筝6岁的时候,12岁的布尔棋就跟着亲人去了遥远的布谷村落,据说布谷村落是个世外桃源,那里拥有四季如画的风景和成群结队的牛羊!不像上海,到处都是交织错杂的交通干线,连零星的野生植被都少的可怜。
    “你一定要走么?傻大个。”布尔筝眼泪婆娑的扯着布尔棋的衣摆左右上下的乱扯一通。
    “嗯!我以后会回来找你的,筝妹!”虎头虎脑的布尔棋睁着他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诚恳的对着眼前的小豆包正儿八经的许下承诺!
    “哼!以后是多久?等我的牙齿长齐了?还是等我的个头赛过了你?”小豆包布尔筝始终没放弃试图把布尔棋的行李藏起来的举动。
    
    
    



    在布尔棋实在没辙的时候,小豆包的妈妈蹲在她的面前,把眼前哭成泪人的小丫头搂进了怀里。安慰小丫头道:宝贝不哭了,宝贝应该为哥哥高兴,哥哥的爸爸妈妈来接哥哥了,哥哥以后都不会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了,筝儿不是心疼哥哥没有爸爸妈妈么?现在筝儿不应该哭,应该为哥哥加油啊!再说以后哥哥还会回来看筝儿的!
    “筝儿,我还会回来的,阿姨说的对,我一定会回来的!”布尔棋攥紧拳头,憋足了气,硬声硬气的说道!
     躲在妈妈怀里的布尔筝擤了擤鼻子,眨巴眨巴两只兔眼对着布尔棋咧嘴笑了,只见满嘴的黑牙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格外的晃眼。布尔棋努力的闭了闭双眼,狠狠的揉了揉小豆包的面颊,大踏步头也不回的上了布谷村落的特殊航班车道!
    时间过的犹如布谷村落的大飞车,哧溜一下,晃眼的时间,18年过去了,当初的小豆包还是那个小豆包么?那么当初的傻大个也还是那么傻么?
    “布尔筝,你说这是你第几次迟到了?你拿着公司给的薪水,从早到晚都在做什么?扣钱,这个月的满勤全扣!还有这个月公司组织的旅游活动你没份了,留下来加班!”布尔筝在顶头上司苏言的呐喊声中度过了悲催的一天。周围同事抱以看热闹的心态对着布尔筝指手画脚。布尔筝耷拉着脑袋瓜子在田字格里郁闷了大半天,还是好友栗子轻叩桌面时,她才知道饭点时间到了。
    饭点时间,食堂坐满了人,周遭的嘈杂之声也没有掩盖住布尔筝进食的雀跃之声!坐在她对面的栗子眨巴眨巴眼睛扯起了八卦!“也是你倒霉,正好撞上她被她男神拒绝的枪口上了。”布尔筝听了这句话后稍许迟钝了下,便继续进食。栗子也不计较她那满身散发出的吃货精神。继续说“我今天早上上厕所时,正好听见她打电话给她男神,貌似是邀请对方去家里用餐,还说要亲自下厨烧给那男的吃,但是那男神说他没空!然后你猜怎么的?我们的苏魔头把她新买的金苹果摔的粉碎!砰的一声,没把我吓死,但把我吓便秘了。然后,接着回到办公室,你就来了,你说你真够英勇的!早不来晚不来就选那个点来!”看着布尔筝漠不关心的眼神,栗子决定闭嘴了,内心强烈的好奇心抨击着栗子,实在忍不住正准备朝布尔筝放炮,却听到她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吃饱了,回去上班了!你慢慢吃!”之后便迈着轻盈的步伐离开了餐桌,看也没看栗子一样!栗子狠狠地捏捏了自己挫败的脸蛋,说道:布尔筝!你狠!之后使命的跟碗里的米粒较起了劲。
    布尔筝回到了田字格里,揉了揉肩膀,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座位上准备为加班事宜做个提前安排表!可是突然觉得很疲惫,于是趴在桌上休息一会儿!也许是太累,连邻桌热切的讨论声也没听见。“你知道吗?我们公司上头调人过来了,据说是接头的班。”“你听谁说的啊?我刚还看见周总呢!”“那是人没来,人来了,头就要去澳大利亚总部了!”、“那新来的头多大年纪啊?真希望来个大叔!”……田字格里的人们在殷切的讨论着,这些个声音嘈杂的跟菜市场贩子一样扯足了嗓门在猜测着。然而布尔筝却睡着了,眉头紧锁的她似乎在梦里也遇见了不愉快的事情!
    次日,周总收拾了东西离开了索菲亚,新任总经理也马不停蹄的来到索菲亚,格子间的人们变得异常繁忙不已,没有高谈阔论的声音,也没有据理力争的奖罚事宜!平时耀武扬威的苏言显得比平时更注意细节打扮,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异常温柔,更让人不安的是就连她最讨厌的布尔筝她都很温柔的嘘寒问暖!搞得布尔筝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还不能反抗,别扭极了!
    “等会儿新任总经理齐总会来我们部门,你们都给我精神点儿,不要给我出岔子了,表现好的话,月底我们就去澳大利亚,否则全部给我加班!”苏言把命令颁布后迈着骄傲的步伐离开了格子间。“齐总?不会吧!”貌似发现新大陆的栗子用及其夸张的语气重复到!“怎么了?”布尔筝抖掉一身的鸡皮疙瘩紧张兮兮的问到!栗子小心翼翼的探了下周遭的状况,悄悄的对着布尔筝的耳朵说:“貌似这齐总就是拒绝苏言的男神!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有好日子过了,啊哈哈!”布尔筝晃了晃脑袋点头道:“好像是这个道理,哎,怎么不早点来呢?我的假期就要在加班中度过了!” “你回神啦?你这后知后觉跟谁学的啊?昨天发生的事儿,你今天才反省过来啊?我还以为你不在意这事儿!”栗子用很无奈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傻大姐。随着齐总的大驾光临,格子间瞬间变得很安静,再低调的安静都抵挡不住格子间女人们澎湃的心情“哇!好帅!”“哇,这么年轻!”“哇!绝对是实力派!”“天啊!哪里冒出来的!”就在齐总以秒神速度的颜值赛过格子间男同胞们的时候,不得不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足以杀死人的眼电流量!
    苏言紧紧跟着齐总的身后,为他介绍格子间里的员工,当到布尔筝的时候,很认真的看了看她的胸牌,上面刻有方正的小楷:布尔筝。并且用很诧异的语音询问道:“布尔筝!还有姓布的?”倍感压力山大的布尔筝努力的吞了吞口水,在女魔头苏言怒视下,紧张兮兮的回到:“那个,总经理好!我,我,我”连续好几个我也没表述清楚自己要表达的内容。苏言大方的接口解释道:“总经理,布尔筝,布尔是她的姓,筝是名!她不是中国人!”齐总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个对他好感万分的女子苏言。“喔,是这样啊!苏言还跟学校里一样善解人意啊!今晚公司聚餐,把你部门的人都带上,我们好好叙叙旧!”齐总的这番话让格子间的人群瞬时绷不住了,各个都攥紧了拳头,忍着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唯一绷不住的苏言快活的不得了,几乎脱口而出:“好啊好啊!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了!我一直在等你!”满脸通红的样子像极了刚披上嫁衣的新娘子,简直忘记了害臊怎么写!齐总淡然的点了下头,眼角的余光轻轻的扫了下布尔筝,可是那姑娘始终低着她那昂贵的头,什么都没觉察到。齐总嘴角上扬了下,便迈开步伐离开了格子间!
    “布尔棋,你太不够意思了,回国了,也不打声招呼,哥们好去接你,一起潇洒啊!”凌子栋激动的撞了下迎面而来的布尔棋。布尔棋笑而不语,摸了摸镶玉的眼镜框。凌子栋看了看他,问道:“那个让你恋恋不忘的小布丁,你找到没有?”“嗯,好像是,好像又不是!”“什么意思?”“名字一样,可是人好像不一样!”“切!人会变得啊,再说你们都多久没见了啊!怎么可能一见面就会认出来!”“不,筝儿不一样,她会一眼就认出我的”“老大!18年了,什么概念,她当初才6岁,你就指望人家会记得你?你真不是一般的早熟”“老凌,我们貌似也才4年没见吧,你这么说我,真的好么?”黑着脸的布尔棋挽起手袖的样子吓到了凌子栋,他赶忙说:“对不住!兄弟,我还不是替你着急啊!你说你都找了10年了,还是没找到,这下遇到个同名的,一定不要放过!指不定她就是当年的小豆包啊!”听了凌子栋的话,布尔棋,也就是索菲亚的齐总陷入了沉思!看着好友凝重的表情,凌子栋决定动用手上的一切关系去调查那个叫布尔筝的女孩,就当是为了好友解其忧愁,毕竟人一生没有多少个10年!
    提前下了班的布尔筝迈力的骑着她的小单车来到了郊外一处幽静僻壤的小道上,随着蜿蜒的小路来到了一座坟墓前。坟墓修建在一座漂亮的玻璃花房中,馨香的味道围绕着布尔筝,只见她从葡萄架上取出一把花剪,在花房里钻来钻去,出来时,手上拿着一大捧白玫瑰,小心翼翼的取出花瓶里枯萎的花儿,更换上新鲜的。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说道:“妈妈,今天是你离开我的日子,你在天堂过得可好?外婆说你是这世上最好的女子,我也这么觉得,最好的女子才配得上最好的花儿,我给你采了你最爱的白玫瑰,你要幸福喔!虽然我还是不记得你!但是我能感觉到你对我的爱!妈妈,我会努力的想起你以及找到我忘记的一切的一切!我会替你照顾外婆,你放心吧!”
    我是布尔筝,我今年24岁,如花的年纪,可是我却并不觉得芬芳,因为18年前我遭遇了绑架事件,绑匪绑了我和妈妈要挟爸爸,可是爸爸因为身负重责,不能为了我和妈妈而放弃身上的重任。所以绑匪狗急跳墙,在妈妈身上藏了炸药,便逃走了。妈妈看着身上的炸药,对我说:“宝贝,爸爸离这里不远,你赶紧去叫爸爸来救妈妈。”6岁的我听着清晰的滴滴声从炸药上传来,泪流满面的说:“不,妈妈,我和你一起等爸爸过来!我害怕!”妈妈听了我的话笑了:“宝贝,不怕,妈妈给你唱歌听,你赶紧去叫爸爸来救妈妈!”我将信将疑的看了眼妈妈:“真的么?筝儿听了妈妈的歌声,肯定就不怕了。将来见了棋哥哥,棋哥哥也会夸我的是不是?”妈妈听了我的话后点了点头,就开始唱起了我最爱的歌:《回家》。听着妈妈的歌的我使劲的蹬着我的小短腿往外跑去喊爸爸来救妈妈,可是偌大的山头上除了山只有叔,还有岩石上零星的小白花。站在空旷的山头上我一遍一遍的呼喊着我的爸爸,可是却没有人回应我,倍感失落的我绝望的向关着妈妈的小木屋跑去,还没走到木屋外的小栅栏,轰的一声,小木屋转眼就变成了尘土,嘴巴里的妈妈还没吐出口,一切都好像定住了一样,我的嘴巴张了又张,一点儿声音也没有,极力想合上的眼睛也好像涂了厚厚的胶水似得一定也不动。我趴在小栅栏边上,全身蜷缩起来!一滴一滴的雨水从天空降落下来,它们顽皮的在我的眼睛上,鼻子上,嘴巴里捉了迷藏!它们快乐的笑声让我感到无比的悲伤。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爸爸歇斯底里的呐喊声:“不!琪莲儿,你不能离开我,你不能走,是我害了你啊!”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怒视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道:“你走啊,你害死了我的妈妈!我恨你!”爸爸的姑姑布尔蕊心轻轻的抱起了我,对我说:“筝儿,睡吧!睡一觉,就什么事儿都没了!”然后带着我离开了山头,在离开的时候对我的爸爸说:“以后别出现在筝儿面前了,忘记是一种救赎!我会好好养育她!你继续你自己的使命,就算是为莲儿报仇了!至于筝儿,给她点时间,她会理解的!”
    也许是妈妈在天有灵,也许是姑姑给我布施了布尔家族的禁制。总之我24岁之前就是一片空白,脑海里什么东西都没有,除了布尔筝这三个字,我的过去似乎和我没有关系!
    凌子栋的办事效率果真就是快,一个小时前叫秘书查布尔筝的详细资料,一个小时后文档就出现在凌子栋手里了。躺在凌家老宅藤椅上的布尔棋翻看了关于索菲亚里的布尔筝的资料。左右翻了下就丢在茶几上不闻不问了。凌子栋不解的用眼神示意布尔棋怎么回事!布尔棋毫不客气的回到:“我是索菲亚的总裁,我的员工档案需要你来找?”一脸挫败的凌子栋耸了耸肩说:“有没有价值可循?这些资料上都显示布尔筝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啊,她家境平平,貌似生活也过的不如意,按照你的说法来看,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啊!哎……我觉得你还是当面去找她询问一下会比较好!”听了凌子栋的话,不为所动的布尔棋伸了伸大长腿,双手撑着挂在脖颈上的帅气的脸蛋,眉毛紧锁间说了句:“也好!确定了心里也好有打算!”一脸奸笑的凌子栋眼巴巴的拿一张纸条在布尔棋眼前一晃,得意的说:“这个布尔筝有点意思,资料上的住址好像是障眼法,其实她不住那里,瞧见没有,真正的住址在这纸条上!”布尔棋用很不耐烦的眼神扫了他一眼,长腿一收,便消失在凌家老宅,只剩下身后凌子栋不满的叫嚷声:“你这个没良心的,现成的地址不要,非要自己去找!”
    从凌家老宅出来的布尔棋来到布尔筝的真正住处,没敢打扰周遭的安静氛围,静静的守在布尔筝回家的必经之处。点燃了支烟的布尔棋凝视着眼前的烂尾楼,斑驳的墙壁,结满青苔的阶梯,处处都显示出荒芜!“真的是你么?真的希望不是!”一声悦耳的自行车铃声响起,莽撞的女汉子布尔筝再次悲催的出现在布尔棋面前。布尔棋绅士的对着她一笑,冒失的女汉子吞了吞口水说:“齐,齐总,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来看看你啊,欢迎不?”布尔筝突然觉得喘不上气,便悄悄的把衣领扣解开了一个,不经意间把脖子上的玉坠子露了出来。当布尔棋看到玉坠子的瞬间便感觉到呼吸声急促起来,急忙上前伸手拽住了玉坠子,这冒失的举动吓坏了胆小如鼠的布尔筝。布尔筝突然红起来的脸蛋无一不彰显出此时两人间的尴尬!
    午后的阳光显得很火辣,在布尔棋发现自己冒失的举动时,汗水早把布尔筝从头到尾折腾了个遍!
    “额……不好意思,这个玉坠子跟我脖子上的一模一样,我还以为你就是我要找的人,所以太激动了,冒犯了。”
    布尔筝咂吧咂吧嘴巴说到:“喔!是这样啊!没关系!世上的东西大有雷同之处,齐总不必放在心上!”平复了下澎湃心情的布尔棋笑眯眯的对着眼前的姑娘说:“筝儿,我回来了!”
    布尔筝看着眼前的大帅哥,脸蛋红扑扑的笑了:“齐总,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布尔棋再次梳理了紧张的心情对着眼前的女汉子说道:“不!我没有认错人,你就是我要找的布尔筝!”可以凭呆萌傻走向好莱坞红毯的布尔筝再次鼓了鼓嘴巴说:“齐总,您真的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布尔筝,我是布尔棋,我回来了!我是你的棋哥哥啊!”布尔棋突然把紧张兮兮的布尔筝抱了个满怀,布尔筝通红的脸蛋还未完全散尽的时候,这时候突然又全部回来了!布尔筝拼命的挣开布尔棋的怀抱,可是怎么都解除不了来自对面男人的禁锢,不禁感到由衷的害怕。猛地大喊:“妈妈,救命啊!”听到怀里可人儿爆发出来的喊声,同时也感到了来自怀里的颤抖!布尔棋很颓败的松开了臂膀,得到自由的布尔筝往后退了一大步:“齐,齐总,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认识布尔棋,对不起!我先回家了!再见!”说完便赶紧上了脚踏车,头也不回的没命的往家跑!
    满脸哀伤的布尔棋看着远去人儿的背影说道:那天,起风的时候,你说要等我回来!现在起风了,你却说你不认识我!筝儿,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让你想起我!不管你发生了什么,我都会毫无保留的爱护你!
    上一篇:相思
    下一篇:那些年那些事
    注册真实资料 深入人工审核 成为网站会员 分配专业顾问 人工甄选配对 一对一婚恋约见 全程跟踪服务 会员喜结良缘